当前位置: 首页>政务信息>廉政文摘
追忆财政部原部长吴波生前事:两份遗嘱 两袖清风

   

  这位老人,离开工作岗位已经30多年,但从部长到普通工作人员,对他的敬仰之情仍是那么浓烈。

  这位老人,99岁离世至今已有10年,但他对自己身后事的处理却一直为人称道,感动着越来越多的人。

  他,就是新中国第五任财政部部长——吴波。

  一留遗嘱:不给后代留私产

  2005年2月25日上午,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告别室,走完99年人生历程的吴波,面容依然如生前那般淡然、和蔼、平静。财政部尊重老人遗愿,没发通知,可自发送行的人仍排成了长队,依依不舍。

  办完丧事当天,吴波的几个孩子马上召开家庭会议,秘书和身边工作人员也在场参加,商量如何落实和办好父亲遗嘱的事。

  吴波的这份遗嘱,是这样写的:

  我参加革命成为一个无产者,从没有想过购置私产留给后代。因此,我决定不购买财政部分配给我的万寿路西街甲11号院4号楼1101、1103两单元住房。在我和我的老伴邸力过世后,这两单元住房立即归还财政部。我的子女他们均已由自己所属的工作单位购得住房,不得以任何借口继续占用或承租这两单元住房,更不能以我的名义向财政部谋取任何利益。

  我去世后后事从简,不发讣告、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火化后骨灰就地处理不予保留。

  “这份遗嘱是父亲2000年10月立下的,在他生了一场大病出院以后。”吴波的三儿子吴威立回忆说。

  吴波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进京。担任财政部副部长、部长期间,40多年来一直住在北京西城区大酱坊胡同的旧平房里。直到他离休后,财政部按政策分给他两套单元房,他才从年久失修的平房搬进了楼房。后来房改,职工可用较低价格购买单位分配的住房,他却没有买。吴波表示:“我参加革命成为一个无产者,从没有想过购置私产留给后代。”

  二留遗嘱:再向组织表心迹

  按理说,已经立了遗嘱,孩子们又都同意,去世后房子交公的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但吴波心里还是不踏实。

  2003年春节的前几天,吴波又写了第二份“遗嘱”,这回是直接写给时任财政部部长项怀诚的:

  怀诚同志:我的后事请按我的遗嘱办理,一切从简。我在遗嘱中要求我的子女不要向财政部伸手,也请部里不要因为我再给他们任何照顾。在我和老伴邸力过世后,我的住房必须立即交还财政部。财政部也不要另外给他们安排、借用或租赁财政部的其它房屋。他们有什么困难,由他们找自己所在的工作单位解决。

  这并不是一份严格意义上的遗嘱,但老人表达的却是同一个心愿。与第一份遗嘱不同的地方,是吴波特意强调房屋交公后,不要给他的子女另外安排其他房屋,显然是怕单位在收回房屋时有所“变通”。

  2005年2月20日,吴波平静地走完了99年人生,他的老伴也已先于他离世。如何实现老人的心愿,就成了子女们召开家庭会议的主要议题。

  很快,一份《交房申请》由吴波的秘书送到了财政部。现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当时在财政部任部长助理,回忆起当年这一幕仍很动情:“接过这份申请感觉沉甸甸的,心中充满了感动。当初吴老写给项部长的遗嘱,财政部党组成员都看了,并被吴老的高风亮节深深打动。我们只有按吴老的意愿办,才是对老领导最大的尊敬。”

  在《交房申请》的最后,吴波的子女们还特地写了一段话:“父亲交房是个人的意愿,不是国家所提倡的事,因此也不要宣扬。我们兄弟都已买下了本单位分配的住房。代父亲上交这两套住房,是出于子女们对父亲的尊重,完成他的遗愿。”

  吴波去世3个月后,子女们整理搬走了两套房内的物品,把房门钥匙交到财政部,并让经办部门出具了收条。此时,位于万寿路黄金地段的这两套房,房价已涨到了每平方米四五万元,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总价达上千万元。

  身后遗产只有几万元

  吴波在领导岗位工作几十年,却没有大额存款。“文革”结束后,他将补发的所有工资,一分未留全部交了党费。平时,他也把自己的大部分收入,用来帮助别人。吴波去世后,孩子们清点了父母留下的遗产:父亲的存款是5.1万元,母亲的存款是5.9万元。除此之外,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对于父母留下的这11万元如何分配,吴波的四个儿子在仔细商量后作出了安排:给吴波身边的工作人员小杨3万元,因为他为父亲服务多年付出很多;给二儿子企阳3万元作为补贴,因为他与父母一起居住,房子交公后需要临时租房;还三儿子威立装修房款4万元。余下的1万元,用于处理父亲丧葬事项,以及交房时搬家费用等。

  11万元本来就不多,却被分成了4份用在不同的地方,可见吴波子女们的经济条件相当一般,这与吴波对他们的严格要求不无关系。他鼓励孩子到艰苦地方工作,不要贪图京城优越的生活,4个儿子中有三人都在外地安家落户。直到吴波去世,他的儿孙们都是一般干部和工人农民,没有一个在求职、上学、升职等事情上,因他是“大官”而沾光。

  大儿子吴本宁当年支边去了甘肃,临行时吴波只送了他一句话:“去,就一定要坚持到底,不能回来。”就这样,大儿子在甘肃舟曲县工作,条件十分艰苦,直到退休也没有回到北京。吴波的一位老战友曾想把本宁调到兰州市,吴波知道后马上拦住了,说绝不能用自己的影响为孩子谋好处。

  曾在北大荒开拖拉机,后自己考上教师的四儿子吴本立,被学校安排去香港进修,吴波听说这是有领导对他儿子的“特殊关照”,就给北大荒领导打电话,把进修名额让给了其他教师。

  三儿子吴威立曾是国家经委的一个司长,上世纪80年代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成立,组织上根据工作需要准备安排他担任副局长。吴波得知后坚决不同意,理由是自己在财政部工作,儿子就不能再到财政部归口管理的单位工作,最后硬是“否决”了组织的决定。

  对孩子们是这样,吴波对自己则更为“严苛”。

  吴波常年住在裂缝掉灰的平房,墙面的部分墙皮已开始脱落。身边的工作人员杨雷芳回忆说,给吴老从厨房端饭到房间时,曾有好几次墙皮脱落掉进了饭碗里。但部里每一次提到维修房子的事儿,他总是摇头。他说:“我离休已经不工作了,不能再给国家添麻烦。”后来,负责维修的部门把沙子、水泥、石灰等都运来了,他还是不肯。最后还是按照吴波的意见,把墙体的裂缝用水泥补了补,就算修缮过了。

  吴波的秘书王沈京说,吴老几十年中只穿过两套中山装,一套灰色,一套浅灰色。他的睡衣、衬衣都是穿成了“毛边”,还是不肯做新的。家里有两部电话机,平时都放在他的书桌上。晚上睡觉时,他要把那部红色专线电话放在他的床头,可家里连一个床头柜都没有,只好搬一条方凳子“凑合”着放上电话。

  客厅里坐了多年的一对沙发,已经打了“补丁”;一溜半截高的书柜,稍微一挪要散架。但他自己舍不得花钱买新的,更不让公家给换新的。最后收废品的都不肯要,对他说:“您给我钱,我帮您扔掉。”

  他不收礼品,也定下家规要求家人不得收受任何礼品。对送上门的礼品,他和家人客气地退还,退不了的食品就按价退钱,哪怕一箱水果也不行。拒礼的操守,吴老坚守了一生。

  对身边工作人员生活和需要帮助的人,吴波总是挂念在心,慷慨解囊。

  吴波住所的前院,曾长期住着为他开车的司机蔡师傅一家。蔡师傅家境困难,吴老时常给他接济,就连他家的房租、水电费也给代交。蔡师傅的儿子们也都是在吴老身边长大的,吴老平时对蔡师傅的孩子,也都像对自己的孙子一样。逢年过节,吴老总是让他的夫人邸力给工作人员的孩子们买衣服,发“压岁钱”。

  杨雷芳刚来他身边工作时,吴波把西屋单独辟出来给他住,并让老伴买了件新衣服给小杨,还嘱咐小杨有空就要多学习。小杨抽空学了个文秘函授,吴波特别高兴,连声夸奖“学习好,学习好”。

  吴波,这位老共产党员就这样一尘不染、两袖清风地走了。他身后没有留下多少物质遗产,但是他留下的精神财富却是一座金山,令后人受益无穷。(记者 李丽辉)  

  

  人民日报评论:为“吴波精神”点赞

  从事财经报道20多年,去财政部采访已经无数次。但像这次眼里泛着泪光的采访,还是头一回。

  吴波的事迹,没有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大多是一些小事和家事。可就是这些平凡小事,却给人以强烈震撼。面对眼前那两份发黄的遗嘱,怎能不被那颗金子般的心所打动?

  时下有个流行词叫“拼爹”。不少有权、有钱的人,都千方百计通过自己的“能量”为子女铺路。吴波官至部长,但他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从不利用权力为子女谋利益,4个孩子也从未在当“大官”的爹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吴波精神,实际上就是共产党员的精神。这种精神在过去的艰苦岁月中,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身上,在基层的老党员身上并不鲜见。人民的总理周恩来,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他们廉洁自律、克己奉公、一心为民,对党和人民事业无限忠诚。人民群众把他们当亲人,打心眼里信任、爱戴和拥护他们。

  然而,这些年经济发展了,日子好过了,共产党员的精神却在一些人身上退化、萎缩了。近来被打落的许多“老虎”“苍蝇”,不少也曾怀有远大理想和信念,却因贪念的滋生而忘记了初衷,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变成了谋取私利的工具,最后走上了腐败的不归路。

  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需要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为吴波点赞,也呼唤千千万万个吴波。(百合)  

  中国纪检监察报评论:走近吴波,砥砺理想信念

  “我参加革命成为一个无产者,从没有想过购置私产留给后代……在我和我的老伴邸力过世后,这两单元住房立即归还财政部。我的子女他们均已由自己所属的工作单位购得住房,不得以任何借口继续占用或承租这两单元住房。”这是吴波同志的遗嘱,他对国家鞠躬尽瘁、对组织忠心耿耿、对人民奉献一生,这位期颐老人高龄更高节。

  房产归公已足可展示吴波的高尚品格;而他却以更高的标准和自己对弈,同时在“房子”、“票子”、“车子”、“帽子”、“儿子”等方面最大限度地律己,决然奠定了令人敬佩的“五子棋局”。这个棋局,布下的是一名共产党员信仰坚定、清正廉明、克己奉公的崇高风范。对照吴波检查自己,我们很多人都应该感到汗颜,而那些腐败分子们更应为自己信念滑坡、贪污腐化乃至泯灭良知感到极其可耻、罪无可赦。

  作为一名高级领导干部,吴波手里的权力很大、管的钱财很多,廉政风险自然不小,但他做到了慎终如始、一身正气、两袖清风。面对吴波的高尚和纯粹,探究个中缘由,就是牢牢把住了理想信念这个总开关。

  理想是铁,信念是钢。理想和信念一旦出现问题,任何纪律和规矩就成了稻草人、橡皮泥。这正是许多腐败分子从廉到贪、从勤到懒、从俭到奢的共同劣迹。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强力反腐,即便在这种高压态势下,一些腐败分子就是因理想信念缺失,而视党纪国法如无物,顶风而上,不收敛、不收手。

  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的精神之钙,是共产党人的根和魂。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理想信念的重要性,言之切切又期望殷殷。

  就在几天前,习近平总书记参加江西代表团审议时指出,要“永远铭记、世代传承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群众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井冈山精神和苏区精神,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在思想上正本清源、固根守魂,始终保持共产党人政治本色”。

  “面完达摩十年壁,换得金刚百炼身。今日灵山问证果,此生犹愧净无尘。”这是吴波离休之后重返共产党人的精神圣地延安时做的一首诗。吴波就是一位散发着理想信念精神光芒的人,谁看到他的光芒,谁就会被他的光芒牢牢吸引;谁走进他的光芒,谁就会被他的光芒照亮内心。党员干部要认真学习吴老的先进事迹,深入思考吴老保持政治本色的核心要领,内化于心、践之于行,忠于组织、服务人民,克勤克俭、廉洁奉公。(记者 贾亮)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